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英俊的狗子

程砚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门内一切如旧,还是他们刚才搬空的客栈。

    大板牙他们见过一次咫尺之门,知道门后应该不是这个样子。

    难道变门失败了?

    小白狐并没有回头看。

    她委婉地提醒大板牙他们,“现在你们可以惊讶了。”

    兔妖们面面相觑。

    大板牙不愧是兔妖们的头领。

    他率先反应过来,拍手道:“哇,好厉害呀,好厉害!”

    小板牙他们也明白过来,纷纷拍手,夸小白狐厉害。

    “不是这句。”小白狐再次委婉提醒,“是后面那句。”

    “什么?”大板牙愣一下后明白过来。

    “哦,对,白姑娘当真厉害,美貌无双,绝顶聪明,足智多谋,秀外慧中!”

    小白狐谦虚地摆手:“哎,够了,够了,成语留着下次夸,别到时候不够用了。”

    大板牙停下来。

    他决定了,等会儿找博学的人多请教一些成语。

    这可事关身家性命。

    小白狐这时候转过身,然后自己也呆住了。

    这客栈怎么什么都没变?

    想到这儿,小白狐回头瞪大板牙,“什么都没看见,你们乱夸什么?”

    她小白狐是那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小白狐不信邪,她关上门,再宣布一次,然后推开门。

    依旧是老样子。

    小白狐疑惑了,她难道是个冒牌的食徒?

    大板牙这时候靠过来,笑道:“白姑娘,没关系,或许是法术出问题了呢。”

    “对,对。”小板牙点头。

    她的法术就经常出问题。

    上次她由兔子变成人的时候,一不小心变成了一条狗。

    “变成了狗?”小白狐很是不能理解。

    “嗨,别理她,她有病。当初被狗欺负了一番,她就喜欢上那条狗了。”大板牙说。

    “那是少不更事,现在我可是对胡公子忠心,不,芳心暗许,情根深种。”小板牙说。

    “你给我闭嘴!”大板牙喝止她。

    “你也不看看自己那样子,胡公子能看上你?”

    胡公子那样的容貌,也只有国色天香配得上他。

    大板牙劝自己妹妹别表错了情,到时候受伤的可是自己。

    小白狐不理他们。

    她这时候走进客栈,四处摸索着,想知道自己哪儿出了问题。

    正在她一头雾水时,“汪汪”,狗子叼着一小坛子酒,领着穷奇从后厨钻出来。

    在见到小白狐后,狗子扭头就逃。

    “狗子,站住!”小白狐喊道。

    狗子无可奈何地转过头,把酒坛子放下来。

    “好啊,你又偷酒喝。”小白狐走过去。

    狗子既然出来了,说明咫尺之门她是开出来了。

    至于为什么没开到门口,小白狐也不知道。

    狗子“喵呜”叫一声,然后拨一下穷奇,让他出来顶缸。

    “咦,狗子是一只猫。”小板牙好奇地走过来。

    待看到狗的模样后,小板牙吓得一蹦三丈高,直接撞到了房梁上。

    砰!

    她直接晕过去了。

    小白狐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守株待兔?”

    大板牙走过来,也被狗子的模样吓一跳,但有了小板牙的前车之鉴,他还好。

    “这纯属意外。”大板牙说。

    有一个守株待兔,已经够让他们兔妖丢面子了,他可不希望再出现一个兔急跳梁。

    他笑着对狗子说:“这位大兄弟,长得…”

    狗子龇牙。

    “挺英俊的哈。”大板牙忙一本正经说瞎话。

    “嘿,你这兔子眼睛什么时候瞎的。”穷奇说。

    狗子给他一巴掌,然后很是热情地向大板牙推了推酒坛。

    穷奇无奈地翻译,“他说了,就冲你这句话,以后你就是他兄弟了,这坛酒算他请你的。日后你要是被人欺负了,就报上他狗子的大名,,他不咬死他们,也吓死他们。”

    大板牙受宠若惊,“谢谢英俊的大兄弟。”

    就狗子这模样,还真可以把人吓得屁滚尿流。

    狗子尾巴摇晃得更欢了。

    小白狐往狗子来的后厨走,顺便恭喜穷奇,“恭喜你呀穷奇,你现在又多一位叔叔。”

    大板牙闻言哆嗦一下,娘咧,穷奇!

    在穷奇瞪他一眼后,大板牙差点吓得直接死过去。

    好在,狗子一拍穷奇,让穷奇低眉顺眼,让大板牙知道了狗子的厉害。

    “这条狗腿子可得抱紧了。”大板牙想。

    小白狐这时又从后厨走出来。

    “奇了怪了,现在我居然不知道哪个是咫尺之门。”小白狐说。

    “这还不简单,你去把烛阴赶过来,他要是进不到客栈,后厨的门就是咫尺之门。”穷奇说。

    “好主意。”小白狐麻溜儿地去了。

    大板牙现在额头冒出了汗,娘咧,不愧是东荒王之子的客栈,都住着什么人。

    ……

    余生因为忙得很,折磨烛阴的时间少了许多。

    在战乱的时刻,烛阴又可以帮些忙,于是被允许变成人形在客栈里到处转一转。

    起初,烛阴见客栈里到处是妖怪与伤员,还准备趁乱摸出去,逃之夭夭。

    然而,等他走到咫尺之门前时,却怎么也出不去。

    不止如此,他还被余生抓住拔了几枚鳞片作为惩罚,奖赏给了那些作战有力的妖怪。

    从那以后,烛阴知道,只要余生不下命令,他在余掌柜这空间里是出不去的。

    死了心的烛阴,在客栈四处转悠起来,最后与多宝书的主人,夺宝客栈里的秃头老道聊到了一起去。

    余生对此倒不奇怪。

    他反而觉得这俩人很有聊天话题:

    “我与余生为敌。”

    “真巧,我也是。”

    “他打不过。”

    “我也是。”

    “他耍诈骗了我。”

    “真巧,我也是。”

    俩人可以开个诉苦大会了。

    余生觉得这样也好,可以让烛阴顺下心,再多长几枚鳞片。

    这样他又可以赏给那些保卫客栈的功臣了。

    现在许多人在等着呢。

    主要是烛阴的鳞片真好,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还很轻便,在战场上就是最好的护心镜。

    小白狐找到烛阴的时候,烛阴正在与秃头老道隔着咫尺之门对酌。

    这酒菜钱是秃头老道付的,请烛阴喝酒的。

    “我听说余掌柜转战中原了,怎么回事?”秃头老道故作漫不经心地问。

    “中原是圣人之地,作为圣人之子,他当然上心了。”烛阴说。

    他压低声音,“我告诉你,余掌柜很有可能借巨人趁机荡平中原诸神。”

    “当真?”

    “冲你这酒我也不可能骗你呀。”烛阴说。

    他悄悄看四周,见无人后压低声音:“巫院的人可以趁机喘口气儿了。”

    秃头老道点下头,“有道理。”

    “老烛,老烛?”

    小白狐从远处走过来,隔着篱笆喊他。

    “你在嘀咕什么的,是不是把客栈什么消息透漏给这老道士了?”小白狐问。

    “怎么可能,我们是单纯的酒友。”烛阴站起身。

    他不忘向老道眨下眼。

    “那就好,我告诉你老烛,你最好别被我抓住把柄。”小白狐亮下小虎牙。

    烛阴忙哆嗦一下身子,“不会,绝对不会,永远不会。”

    娘的,余生是惦记他的鳞。

    这小狐狸更狠,居然惦记他的肉,一直想尝尝烛阴这样的神是什么味道。

    听说小白狐是余生未来的儿媳?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