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刺探回来

六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瑾宁见军心慌乱,如果用现在的心态去突击北漠军,必败无疑,且无法和朱三文打配合战,更无法掩护靖廷带兵去烧粮仓。

    所以,她推开胡明翻身上了马,策马在军队边上行走,高声道:“你们在场许多人都为大周出生入死过,是大周最精锐的军队,靖国候抵达归州的时候,本将提出把你们全部编制打乱,就是防着长孙拔此举,本将可以很肯定地跟你们说,他是细作无疑,大家不要受他的蛊惑。

    此行我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先击散北漠人,等甄大将军带兵与我们会师之后,再与北漠鲜卑展开生死之战,此战关乎我们的家国天下,关乎我们大周的万千百姓,我们最终能否打败北漠,这一场突击十分关键,我们若成功,在场诸军都会成为大周的功臣,但是你们放心,这一战,我们不是孤军作战,陈监军和朱将军都会分别带兵出城协助我们,其目的是要北漠退后三十里,再把他们的主力部队击散,让他们的主战部队无法与鲜卑大军顺利会师,只有这样,在我们大军汇合的时候,才能一鼓作气把北漠人鲜卑人赶回老家。”

    瑾宁中气十足,现场纵然三万军士,她的话也能让人清晰听到。

    她这番激励之言是稍作稳定军心之用,果然说了之后,军士们便有离离落落的支持之声。

    胡明和诸将也觉得此番应该是要安定军心的,宁三监军说这番话没有问题,相反,更能凸显无私之心。

    所以胡明也高声道:“大家先稍作休顿,且等探子回报就是。”

    长孙拔被捆绑住,听得胡明之言,气得浑身发抖,“你们这一群乱臣贼子,大周将毁在你们的手里。”

    瑾宁策马回行,冷冷地道:“谁是乱臣贼子,一会便可见分晓,长孙将军,你说得没错,这一次突击是我提出的,但是你却不知道这是大元帅的计划,突击北漠二十万军士,你以为光靠我们三万人便行了吗?

    大元帅早就授命三路军士出发,要把杀北漠人一个措手不及,就算今天让你如愿把三万军士引入峡谷遇伏,你最后的目的都不会得逞。”

    长孙拔被捆得像个肉粽子似的,一张脸都变成了紫色,他冷怒道:“大元帅不曾下过这样的命令,此次突击,也只有我带的三万兵士,你休要在这里妖言惑众。”

    胡明也觉得很奇怪,问瑾宁道:“监军,您说有三路人出发,那为何事前没说?”

    瑾宁看着胡名,厉色道:“长孙拔就是细作,这等行军机密岂能说的?

    你们若不信,爬上这座高山,这会儿陈监军和朱将军带的兵马抵达坪坝一带,你们爬上去便可远眺到。”

    胡名看着旁边的山,山不算高,以他的武功爬上去也费时不了多久,便叫了两名将领与他一块飞跃上山。

    到了山顶远眺,果然发现依稀看到大周的旗帜飘扬,虽没能看到具体有多少人,但是,确实有兵马分两路而去。

    胡明的心一沉,宁三监军所言不虚,莫非长孙将军真的投敌了?

    三人都曾追随长孙拔,如今看到这情况,神色大变,面面相窥。

    “胡将军,你跟着长孙将军的日子比较久,你怎么认为?”

    一名将领问道,他叫孙山,也是长孙拔麾下的。

    胡明自己都震骇得不行,沉默片刻,道:“不管如何,先稳住军心,突击是大元帅下的命令,且如今兵符也在宁三监军的手中,他还拿着靖国候的令牌,眼下先遵照他的话去做吧。”

    孙山却犹豫了一下道:“但是,这位宁三监军不曾带过兵,之前也不知道什么来路,从表面看,他不太可信,长孙将军始终为大周立下过汗马功劳,就这样说他通敌叛国,是不是有些草率了呢?”

    另外一名将领叫李淑,他自打事发至今,一直没做声,如今听得这名将领的话,他扬起了狐疑的眸子,“二位将军,我心里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胡明急了,“这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有话你就说,都这个时候了,还顾忌什么呢?”

    “对啊,咱们有什么不妨摊开来说,也好分辨真伪。”

    李淑便沉了一口气,道:“六年前,我是陈靖廷将军麾下的一名右先锋,跟着靖廷将军两年,陈靖廷将军牺牲的那场战役,我也参与了……”“然后呢?”

    胡明见他说一半又不说一半,不禁追问。

    李淑看着他,道:“这话有些荒唐,但是,这一路上我其实也一直有这个怀疑的,这位陈监军和陈靖廷将军长相有七八分的相似,而宁三监军与李大元帅的夫人陈瑾宁也有**分相似。”

    胡明一怔,随即斥道:“这实在是荒唐,陈监军和当年的靖廷大将军相似,这点我赞成,我也见过靖廷将军数次,但宁三监军与瑾宁夫人如何相似?

    一个男,一个女……”他顿了顿,若有所思,“不过从长相上看吧,确实相似,之前我也觉得他很脸熟,仿佛在哪里见过,如今你这么一提,还真像。”

    孙山问他,“李将军,听闻说这位瑾宁夫人才是李大元帅背后的谋士,李大元帅所有的决策都是她做的,是不是啊?”

    三人都是久混军中的人,也听过军中的传闻,尤其李淑当年是跟靖廷的,和瑾宁会师打过几场,所以孙山认为他应该了解一些。

    李淑点头,“我所见确实如此,不过这也不是秘密,很多将领都知道,因为出战商议的时候,瑾宁夫人就在场,很多战略决策都是她做的,而且,她的意见往往出人意表,能因应战局而迅速做出改变,特别有魄力,说她通敌叛国,我不信。”

    胡明与孙山听得此言,不禁对视了一眼,都有些颓然,那岂不是说大元帅确实不会打仗?

    那如今他是兵马大元帅,大周能否打赢北漠和鲜卑的联军?

    他们这般想着,黯然下山,与此同时,派出去的探子也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