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九天苍茫论英雄(上)

一夕烟雨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仙域,神明降世开末日,王侯联手战神明。

    最终之战,气势冲天,动天地以阴阳,撼玄玄黄以苍茫。

    灰发灰眸,一身煞气缭绕的知命,舍弃今后最后的牵挂,化身于魔,战力攀升至一生最巅峰。

    巨大的灰色杀戮剑翼张开,共十二翼,如魔似狂,惊世骇俗。

    一旁,冥王身后,十二罪翼遮天蔽日而现,恐怖的魔威,惊动古今。

    双魔联手战神明,杀戮、罪恶,人性最厌恶的存在,如今却是为了人间的兴亡而战,何其讽刺。

    前方,神明凌空而立,一身神光缭绕,背后,十二神翼扩散,圣洁无暇,不染一尘。

    “今日,以你之命,祭奠人间亿万亡魂!”

    十二杀戮剑翼一震,宁辰身影动了,诛仙破空,星光尽灭。

    轰!

    惊世一剑,灰色的剑芒毁天灭地,斩开岁月长河,重回太初古战场。

    时间乱流中,太初神战景象隐约可见,无数神魔的虚影闪动。

    梦回太初,满目神魔尸骨,今世之战,宛如太初浩劫再现。

    “杀!”

    舍弃一切,所剩唯有杀戮之心,灰发灰眸的知命,双眼所能看到的唯有血腥。

    诛仙斩落,一片苍茫,骇人的景象,震撼人心。

    神明挥拳,轰然硬撼仙剑,但见满目岁月残骸,神魔虚影应声崩散。

    满目飞散的鲜血,如此刺目,最终一战,神与魔最后的较量,胜生败死,毫无转圜。

    神明右臂,鲜血淋漓,受到剑意冲击,首度受创。

    同样,对面,宁辰握剑之手上鲜血点点滴落,随着炙热的战意剧烈燃烧起来。

    “几日不见,你竟已成长到如此程度。”

    感受到对手的变化,神明脸色凝下,眼前仙域之尊和此前不同了。

    这股杀戮气息,毫无杂念,只有最纯粹的杀机,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犹豫。

    轰!

    话声间,前方,宁辰身影再度掠过,诛仙挥斩,势沉如山。

    神魔交手,不死不休,剧烈冲击波荡开,神明背后十二神翼爆发出强烈的神威,欲要以绝对的力量压制对手。

    “魔轮转死生!”

    压力加身,宁辰灰色的眸子中同样爆发出令人心悸的威能,刹那间,周天万万里,无数阴灵出现,十卷天书照世,逆转阴阳。

    亿万死于浩劫中的阴灵出现,面容狰狞恐怖,宁辰口中一声沉喝,周身灰色的煞气弥漫开来,吞噬亿万阴灵的煞气,加持己身。

    刹那,骇人的阴煞气息涌动,恐怖威能,硬撼神威。

    仙域前,神魔气息冲击,天地顿时双分。

    神魔僵持一瞬,战局外,一直观战的夏子衣终于动了。

    大夏之王,双眸只剩下漆黑之色,人间已无光明,冥王也将灭世。

    “喝!”

    夏子衣身后,十二罪翼极尽扩散,吞纳天地间无穷无尽的魔气,再现冥王威能。

    末日之狂魔威冲天,王者身动。

    轰!

    魔剑斩落,六尺魔锋斩开僵持的战局,划开神翼。

    喷洒的鲜血,染红神之身,神明脚下连退数步,嘴角溢红。

    同为创世神明,冥王的强大,无可测度,纵然神明,也要忌惮三分。

    “冥王,你以为神还会像当年那般受你的制约吗!”

    神明一声冷哼,体内金光盛然,圣胎之力加持,伤势迅速恢复。

    仙域前,三尊世间最恐怖的存在,超越了境界限制,身负十二羽翼,强大的令人恐惧。

    “仙尊,你有觉悟了吗?”

    冥王注视着神明体内不断涌出的金光,神色冷漠道,“我想,现在的你,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犹豫了吧!”

    知命点头,向前半步,一声凄厉的长喝,周身煞气冲天而起。

    灰色长发狂舞,虚空上,三口仙剑应声而出,诛仙四剑,同现锋芒。

    四剑同现,上空,天书十卷一页一页分开,化为阵图,再现混沌创世之威。

    神明乱,日月行,天地无生。

    仿佛天书的预示,神明乱世,众生浩劫,今朝,知命强行逆转天书批示,欲要逆天而行。

    天书重排,大道之机也随之变化,星空上,星辰开始出现,天地再度衍化。

    天地生,日月明,无神行乱!

    天书批示,世间法则开始改变,周天日月星辰亮起耀眼的光华,照亮黑暗的世间。

    十卷天书下,诛仙四剑不断盘绕,知命静立中间,一身剑意提至人生最巅峰。

    天地变化,神明顿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目光注视着前方,脸色一沉。

    原来,这十卷天书便是诛仙阵图。

    “仙尊,你想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吗?”

    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神明眸中寒意炽盛,怒声道。

    “起剑!”

    虚空上,知命开口,周身剑意继续升腾,超天越限,炽烈的光华比日月还要明亮,比火焰还要炽烈。

    亿万剑光,从天地各方飞来,化入诛仙剑阵中,形成一座遇神杀神,遇佛诛佛的杀阵。

    一旁,冥王脚下一踏,身后十二罪翼震过,身影同样入空。

    无情,无感,无心,双魔或灰色或黑色的眸子,宛如深渊,深邃的令人心悸。

    灰色与黑色的十二羽翼,不断吸纳天地间的魔煞之气,力量源源不断,压得天地都扭曲起来。

    “愿新生的人间,没有杀戮,没有战争,没有浩劫。”

    亿万剑气漩涡中,知命身动,携诛仙之能,撞向前方神明。

    恐怖的景象,亿万剑光形成的诛仙剑阵,冲破重重神元屏障,吞没战局。

    最终的剑阵,威势已然超越了仙剑承受极限,诛仙四剑相继崩毁,连同十卷天书在内,全部化成最原始的杀戮气息。

    “呃!”

    神明催动神元阻挡,却是挡不住这毁天灭地的一剑。

    满目的残红,雾了神魔之眼,照眼之间,宁辰手中一口最平凡的剑,贯入了神明体内,一剑,斩杀圣胎。

    “你!”

    神明震惊又震怒,强忍一身重创,轰然一掌落在前者胸膛。

    知命身体飞出,撞上了仙域,周身染红。

    前方,神明体内,圣元震荡,圣胎陨落,力量狂啸崩腾,将要失控。

    神明脚下踉跄,眸中露出骇然。

    “神啊,你败了!”

    话声间,冥王身影掠至,末日之狂斩过,直接斩开了神明之躯。

    神之身重创,虚空上,象征时间法则的大道之桥出现,神明脸上露出痛苦的狰狞之色,强纳圣元,修复己身。

    创造世界的神明,身在大世界,便是不朽之身,逆转时空,伤体复苏。

    “你们,赢不了!”

    伤体逐渐恢复,神明看着前方的冥王,怒声道。

    然而,神明话声方落,神色却是变了。

    不知何时,知命身影出现神明之后,一把抱住神明双臂,朝着前方仙域撞去。

    轰!

    两人飞过,撞碎一重又一重仙山大脉,神明嘴中,不禁咳出鲜血。

    仙域,与大世界完全分离的一方世界,纵然是神,在这里亦非不朽。

    仙域外,冥王身后,十二罪翼震过,身影同现飞向了仙域。

    撞毁了一座又一座仙山,神明身上伤势越来越重,不断挣扎,却是挣不脱知命的束缚。

    东方,仙殿前,一抹青衣的倩影安静地躺在那里,胸膛处,鲜血染红衣衫。

    知命斩断生命中最后牵挂的地方,生命最后的时刻,再度归来。

    浑浑燃烧的生命之火,焚的仙域的天地都变成了灰色,宁辰一头灰发渐渐变得枯竭,力量已然快要耗尽。

    同样,神明体内的生命之火亦所剩无几,失去了与大世界的联系,无法再逆转时光。

    两人身影停下的一刻,前方,冥王身影掠至,浑浑魔气汹涌,目光看着神明之后的知命,深邃的眸子中第一次闪过波澜。

    “好友,决定了吗?”

    冥王开口,神色沉重道。

    “动手吧!”

    宁辰以生命之火束缚助神明,神色疲惫难掩道。

    冥王点头,没有再多说。

    “喝!”

    仙殿之前,冥王张开十二罪翼,漫天黑羽飘零,末日之狂锋芒不断升腾,贯入云层。

    “仙尊,你!”

    神明见状,面露惊惧,剧烈挣扎起来。

    “你逃不了。”

    宁辰强行燃烧着体内的生命之火,重重束缚,将神明牢牢困住。

    虚空上,末日之狂锋芒越发耀目,恐怖的魔威,极尽了冥王毕生之力。

    下一刻,但见天地间,一道漆黑的剑光斩落,锋芒所过,万象不存。

    下方,宁辰注视着从天而降的剑光,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的微笑。

    “好友,多谢了!”

    话声方落,黑色的剑光斩下,轰然吞噬了两人的身影。

    刹那,一股无比恐怖的魔威爆发,不断扩散,将整个仙域全都笼罩在内。

    毁天灭地的一剑,冥王极尽全功,没有任何留情。

    隆隆的震动中,仙域大地几乎尽数毁去,尘浪飞扬,山倾地覆。

    虚空上,冥王注视着下方,清冷的眸子中也不禁黯然。

    突然,冥王身子一颤,目光看向尘浪之中。

    但见漫天飞扬的尘浪中,一抹素衣身影出现,一步步,走向远方。

    冥王刚要上前,身子再度一颤。

    不对。

    只见,从尘浪中走出的知命,身躯开始虚化,竟只是残余的神魂。

    大地上,宁辰目光看着天上星空,神色前所未有的平和。

    星空,繁星点点,如此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