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青玉小石林

南州十一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可不像什么宝贝?”

    “看起来好奇怪?”

    “这就是块破石头。”

    ······

    一众水族看到八爪真蛸挖出来的东西,议论纷纷。也怪不得它们这么说,实在是八爪真蛸挖出来的东西虽然外面看起来如同青玉,光滑温润,却像是堆乱石粘在一起凑成的小石林,怎么看都不像宝贝。

    小石林一抱大小,里面青玉般的石头杂乱无章,却又好像井然有序。有些家伙好奇,伸手往上摸去。

    不经意间,玉蟹坚硬螯钳碰到小石林上的一颗青玉石。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螯钳碰到的石头上响起,往外冲击,对面一块石头也有了动静,跟着响了起来。刹那间,一块石头接着一块石头,一道声音接着一道声音,连绵不绝,道道清音融合在一起,演化成一场别样的交响曲传入耳中,清神醒脑,让人感觉好像是六月天吃了冰淇淋,全身舒爽、通透,整个灵魂愉悦得忍不出要跳出躯壳,欢呼雀跃起来。

    片刻后,清音消散。

    米谷惊讶得瞪大眼睛,没想到这看起来乱七八糟的石头堆也能发出这么好听的声音。

    一众水族听得声音,好奇的围住小石林观察起来。

    米谷看了下,想起方才声音,忍不住取出金瓜小锤锤往小石林敲去。

    “铿...”一道尖锐的声音从被敲的石头上响起,回荡在石林。紧接着,一道道声音先后从青玉石中飘出,慢慢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道非常刺耳的古怪乐曲,冲荡神魂。

    首当其冲的是手捧小石林的八爪真蛸,猝不及防,神魂被刺耳声音冲击,立时受伤,忍不住吐出一口浓墨,往后倒去,捧着小石林的八只爪子也跟着无力的倒在溪中,好像死了一般。

    旁边围观的一众水族听到刺耳声音,修为比较强的只觉脑子好像要炸开一样,疼痛异常。

    修为低的,直接瘫倒在溪中,好像得了羊癫疯般,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米谷听到声音,只觉脑子好像被锤击般,疼得要命,就在此时,腰间石鼓无击自鸣。“咚”的一声,宛如轻锤击鼓,传入脑中,驱走所有的刺耳声音。

    女女有娘亲给的护身宝物,声音传来的时候,身上一片鱼鳞立即放出褶褶清辉,将她护在其中,免受伤害。

    八爪真蛸原本捧着小石林,此时瘫在溪中,小石林也跟着坠入水里。

    入水后,小石林声音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在青玉石间回荡。尖锐刺耳的声音冲击水流,荡起层层波涛,不断往岸边涌去。水族们运气好,水流隔绝了声音,让它们避免再遭受刺耳声音的非人折磨。

    米谷看得奇怪,就低头观察起水中的小石林来。女女和另外几名清醒的水族也跟着看了过去。

    ..................................

    公良已经好久没回家,今天修炼完毕,心血来潮,就想回去看看。看看天色,还很早,就御舟往钓鳌岛飞去。

    对他而言,修行是儿时梦想,是生活的点缀,但不是生命的全部。在他以为,若是为了长生就闭关修炼不出,那活得再久,也如同嚼蜡一般无味,毫无意义,还不如在俗世逍遥快活。

    回到钓鳌岛,却发现米谷不知跑哪去了。

    圆滚滚趴在一边,大荒女娘们正在炒菜,古木长桌上摆着一堆龟壳,也不知用来干什么。

    静姝带着妍姝、玉姝坐在城门楼的屋檐下读书,看到公良,立即迎上去,“公子,你回来了。”

    “嗯,米谷呢?怎么不见人影,还有桌上那些龟壳,是怎么回事?”

    静姝听到公良的话,笑道:“公子有所不知...”她就将米谷和女女它们前往渊海寻找宝贝,进入灵龟墓得到灵筮龟壳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没想到灵筮龟壳竟然如此神异,等会儿可要好好瞧瞧。”

    公良说着,就走到古木长桌边,仔细的看起灵龟壳来。

    ........................................

    米谷盯着溪中小石林,忽然感应到粑粑回来,随即收起小石林,对女女和一众水族说道:“偶粑粑回来了,偶要去找粑粑,偶们回去吧!”

    说完,也不管女女它们有没有回应,就扇着翅膀往钓鳌岛飞去。

    女女和一众水族对她看到粑粑就不讲义气的样子已经司空见惯,见她回去,也跟着和伙伴们扶起神魂受创的水族,一起往钓鳌岛跑去,想来现在大荒女娘煮的饭菜应该熟了。

    公良正看着古木长桌上的灵龟壳,突然心有所感,转过头去,就见米谷小家伙扇着翅膀疾速从远处飞来。

    “粑粑粑粑粑粑...”

    米谷看到粑粑开心极了,一下飞过去抱住粑粑的脖子,蹭着粑粑的脸脸。她好久好久没有看到粑粑了,她好想好想粑粑的。

    公良温柔的抱住小人儿。

    这一刻,心中爱意早已满溢。

    亲腻了一会儿,米谷躺在粑粑怀里眯着眼睛,享受粑粑的怀抱。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被粑粑抱抱,没有在粑粑怀里睡觉觉了。眯了一会儿,她又睁开眼来,眨巴眼睛看着粑粑,眼中尽是无限爱意。

    躺了一会儿,小家伙才想起宝贝的事,连忙说道:“粑粑,偶跟你说喔,偶们找到好多好多宝贝,偶的宝贝最厉害,又找到了好厉害好厉害的宝贝。”

    “嗯,我们家米谷最厉害了。”

    小家伙说话颠三倒四,若不是公良已经从静姝那里了解情况,都不知她在说什么。

    偶是最厉害最厉害的,粑粑都这么说,嘻嘻...

    听到粑粑的话,米谷九彩尾巴飞甩,心里都快乐开花了。嘻嘻笑了一阵,她就从粑粑怀中飞出,站在古木长桌上,取出自己得来的宝贝灵筮龟壳、天星盘和刚刚得到的小石林给粑粑看。

    一边看,她还一边小声说道:“粑粑,偶跟你说喔,石石有声音,轻轻敲很好听,用力敲就不好听,头会很疼,女女它们听到声音都差点死翘翘了。”

    “谁说的,我才没有呢。”

    女女带着一干水族回来,刚好听到米谷的话,立即反驳道。

    “八爪就差点死掉,它吐了好多好多墨墨,脸都变得白白,爪子也蔫蔫的,都没力气。”米谷双手叉腰说道。

    八爪真蛸不只方才没力气,现在也没力气,依然一脸苍白,身子软绵无力。很显然,小石林的声音对它造成了很大伤害,另外还有几头水族也是一样。

    听到它们对话,圆滚滚从躺着的地方走过来,好奇的看着小石林。

    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来,只是感觉很奇怪,却又不得其解。

    大荒女娘们终于将饭菜做好,端上桌。

    女女也不跟米谷争辩,连忙和小伙伴们收起放在桌上的灵龟壳,端端正正的坐在古木长椅上,等待吃饭。

    米谷却不急着吃,拿着灵筮龟壳跟粑粑炫耀道:“粑粑,偶跟你说,龟龟壳好厉害的。偶想要宝贝,它就能让偶找到宝贝。粑粑,偶们吃完饭一起去找宝贝好不好,偶们一定能找到好多好多宝贝。”

    看小家伙夸张比划手势的样子,公良就想笑,想到很久没陪她玩,就应了下来。

    米谷见粑粑愿意和自己去找宝贝,开心的不得了,立即收起东西,飞快的吃起饭来。她要赶紧吃完,好和粑粑一起去找宝贝,要不然天都黑了。

    女女等水族看她吃那么快,生怕好吃的都被她吃掉,也跟着飞速吃了起来。

    公良在旁看得无语,一阵子不见,这些小家伙还是那个样子。

    吃完饭,米谷用灵筮龟壳卜了一下,立即拉着粑粑去找宝贝。只是古怪小石林好像耗尽了她今天所有运气,吃完饭再去找宝贝,却只是找到一把断剑和一柄无尾拂尘。

    虽然两者皆是灵器,但都是破烂货,显然是别人丢弃的东西。

    这让米谷很不开森,没想到和粑粑一起找宝贝是这个结果,小嘴儿翘得高高的,都快能吊篮子了。

    公良哄了好一会儿也没用,直到许诺明天再一起找宝贝后,小家伙才勉勉强强的开心起来。